[微电影]细妹粄房

 二维码 1055
发表时间:2014-03-30 20:08作者:唐鲜春

时间:2012年初冬

地点:安远郊区

人物:细妹 26岁

     李飞 28岁

     张坤招 (细妹母):50岁

     唐忠林 (细妹父):55岁

     杜小兰 (李飞母):52岁

     李东兵 (李飞父):55岁

     小萍  19岁



(李飞家,内有彩电、沙发、摆布比较豪华)

杜小兰:飞飞,你确定那个卖粄的是你对象吗?

李飞:妈,我都说过好几回了,你不要看不起她是卖粄的。

杜小兰:不是看不起,就是你一个名牌毕业的大学生,娶什么姑娘不好,非要娶一个农村姑娘。(摇头)不配、不合调。

李飞:农村姑娘怎么了?她勤劳、聪明、善良,靠自己的能力改变生活,她每月挣的比我还多。

杜小兰:我没有说她这些,就是觉得没面子,门不当户不对。

李飞:妈,不是说你,你啊,就是势利。过日子是我和她的事,就像穿鞋,我觉得合脚就可以。

杜小兰:说不过你,你的婚姻是你一辈子的事,到时你不要后悔。

李飞: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,谈了那么多年,又是高中同学。好了,你跟我爸做做准备,         下个星期到她家去牵红单,我先去上班了。(拿公文包,骑摩托车)

(换场景:郊区某农家屋.,外挂招牌:细妹粄房。.细妹和母亲在忙碌做粄,房内有很多吃           粄的客人。)

顾客:我要三斤蒸粄,20个酿粄。

细妹:好,你等等。(麻利的过称找钱)

张坤招:细妹,打电话问问李飞,下班后会不会过来。

细妹:不用打电话,他现在应该在路上,骑车不安全。

张坤招:死妹仔,还没过门就知道心疼了。

细妹:妈。(娇嗲,手机响,接电话)喂,骑车不要打电话,挂了....好好....我知道,我忙         呢,挂了。

张坤招:怎么样,他怎么说?

细妹:下班回来吃中饭。

张坤招:好好好,细妹,你一个人看店,我去圩上买菜。

细妹:妈,不要去,他就喜欢吃粄的。

张坤招:我知道他喜欢粄,要不然,他也不要你。(故意气女儿)

细妹:妈,我就这么不值人家要么?(委屈)

赵坤招:我不是说他,是她母亲。这几年,不是她一直在反对么?

细妹:你不要这样说,换位想想,要是你儿子也是名牌毕业的大学生,又是后备干部,家境还那么好,你乐意娶一个农村姑娘做儿媳妇么?

赵坤招:不愿意。

细妹:这不就对了。普通人家都是这个心思,都讲门当户对,谁叫你女儿没上大学,又没有工作,只是个做粄买的农村妹仔呢。

张坤招:所以我要去买些好吃的,招待招待他。

细妹:李飞不用招待,又不是他母亲,有粄吃他就乐意。

张坤招:不行。一个女婿半个儿,我还是去圩里买些好菜。

细妹:去吧、去吧,我一个人能行的(手机响, 细妹接电话)喂,你好,这里是细妹粄房,你需要什么粄?好,多少人?我记一下,两座,十五个人,蒸粄、酿粄、煎粄、握钢粄、煎薯包,好的,我会做好的,你们下午六点到,我准时上桌,嗯,再见。

(细妹一边做粄,一边哼唱采茶戏歌曲)

(换场景,李飞骑摩托车,车架后面放了很多东西,车到细妹粄房停下,搬东西)

李飞:细妹......细妹.....

细妹:下班了?你买什么了,这么多东西?

李飞:韭菜,很新鲜的,看着便宜就买了。

细妹:看你又花钱。

李飞:花不了多少钱。

细妹:你同事会笑话你的。

李飞:细妹,我跟我妈说了,下个星期我爸妈会过来。

细妹:来干嘛?

李飞:你不是说随规矩要扎八字牵红单吗?

细妹:我是随便说说而已,没认真。

李飞:我是认真的,我家媳妇这么好,干嘛不能随规矩。

细妹:阿姨不是不乐意我吗。(嘟着嘴)

李飞:我的新娘我乐意就行。(飞快地亲细妹一口)

细妹:店里有客人呢。(害羞)

李飞:晚上回我家好吗?

细妹:不好。

李飞:好。

细妹:不好。去你家你会欺负我。

李飞:我保证不会欺负你。

细妹:说得好听,每次你都.....

李飞:我都没有得成。

细妹:你还说......

李飞:你也是,(委屈)那不是迟早的事。

细妹:我不要。

李飞:他们都笑话我了,说我没用,你看人家王博,和女朋友认识没几个月,肚子大了......

细妹:你再说,我不理你。

李飞:别不理我。(搂着她的腰)跟我回家好吗?

细妹:我还有很多活没做完,怎么回家。

李飞:你答应啦,我去干活。

细妹:先去送顾客订的粄。

李飞:(放开她,走到台前看账簿,大叫)这么多,那粄都做好了吗?

细妹:我都打好包了,地址也写好了,在冰箱。

李飞:好嘞。(打开冰箱,看见五花八门的粄,自言自语)我的细妹,这么多粄,昨晚做到几点呀。

细妹:说什么呢?

李飞:昨晚几点睡觉的?

细妹:两点。

李飞:(心疼)我说你不要接太多订单,身体都会搞跨。

细妹:我知道,我爸妈都在帮我,我身体棒着呢。

李飞:这几年我存了5万,业余时间还帮人设计,也能赚钱。

细妹:我知道,不是看你辛苦嘛,我们一起努力,你不是说要买房子吗?

李飞:买房子首付款我会想办法,我可以用住房公积金贷款,你放心好了。

细妹:什么都你会、你能。你先去送粄,快去快回,吃完饭帮我浸米。(用筷子夹了一个粄塞进李飞的嘴里)。

李飞:(张开嘴)香,好吃,我去了,回来我吃扎印粄。

细妹:好,路上小心。

(换场景,李飞家,李飞的父母在吃饭)

杜小兰:飞飞今天说了,下星期六去做粄妹仔家牵红单。

李东兵:(高兴)好事啊。你这个人说你多次了,不要强调“做粄”,做粄有什么不好?

杜小兰:有什么好,有人问你你儿媳妇在哪个单位,你怎么说。

李东兵:怎么不好说,细妹长得秀气大方,人好心好,心灵手巧做粄卖,怎么就没有面子。

杜小兰:真不知道你们父子什么品味。

李东兵:准备准备,问问有什么规矩,我们家照样。

杜小兰:(不情愿)自己准备去。

李东兵:到时候你别后悔,飞飞偷偷结婚住到细妹家去,反正现在你儿子每天下班后都在那里帮忙,细妹店里生意火得不得了。

杜小兰:他敢。

李东兵:那可不一定,你一直反对他们,李飞不会想办法呀?

杜小兰:(小声)好吧,谁叫我们只有一个儿子呢。

李东兵:房子要装修一下。

杜小兰:好好的,装什么修。

李东兵:我们家跟细妹家比差远了,细妹家一大片脐橙园,一年的收入几十万。我们一家三人一年的工资都还是她家的零头。

杜小兰:有钱怎么了,我们家少吃少穿了?

李东兵:你这个人好怎么说你,勤劳致富多好啊,我出去一趟。(出门)

(换场景,细妹家,是一栋大气的四层楼房,细妹父母和李飞、细妹坐在桌子上吃饭)

唐真林:李飞,你认真说了牵红单的事?

李飞:说了。

唐真林:这事你妈不同意不行,结婚是一辈子的事,细妹过了门婆媳关系就那么紧张,不好。

李飞:我在外面买房。

唐真林:现在房价那么吓人,你那工资怎么买?

李飞:首付款我已经准备好了。

杜小兰:吃饭、吃饭。(夹肉放在李飞的碗里)等他们来了再说。

细妹:她不同意,就等她同意再说,总有一天会同意的。

李飞:我都等你五年了。(看着细妹)还要等,不等。是吧,叔?

唐真林:好好,这次我会把你们俩的喜事搞定,吃饭,等下我要去“碾粄浆”。

李飞:我去吧。

唐真林:不用,你跟细妹在店里做粄。

李飞:谢谢叔理解。

细妹:看你那德性。

杜小兰:(笑)“碾粄浆”费时间,你不怕他迟到?

细妹:妈妈。(娇嗲,拉李飞)吃饱没有,走,我们去店里。

李飞:饱了,做粄去啦。

(换场景,细妹粄房,李飞在用力揉粄,细妹在做粄)

细妹:明天开始小萍会过来帮忙。

李飞:那太好了,你的时间可以分些给我了。对了,我明天去南昌开会。

细妹:几天?

李飞:三天。怎么,舍不得?

细妹:谁舍不得。

李飞:好,我舍不得。

细妹:好了,快去上班,不要迟到了。

(转换郊区景象和细妹粄房景象)

(换场景,细妹粄房,细妹和帮工小萍在做粄)

细妹:小萍,你把酿粄上蒸笼,这笼是陈阿姨要的,好了就打电话叫她来拿。

小萍:好,我知道。

细妹:下一笼舌头粄,是王大妈的,她要五斤。

小萍:我记住了。

细妹:(手机响)喂,你好,细妹粄房。是叔叔.....什么?阿姨被车撞了.....我知道了,人民医院,我马上到。(挂机)小萍,店里你照看着,等下我妈回来,我上县.....

小萍:怎么回事呀?

细妹:李飞妈妈被车撞了。

小萍:严重么?

细妹:不知道,我走了。

小萍:放心去吧,路上骑车小心。

(换场景、县人民医院、抢救室)

细妹:叔叔,怎么样了?

李东兵:细妹,你来啦。

细妹:阿姨怎么样了?

李东兵:还在抢救。

细妹:李飞知道么?他还在南昌开会呢。

李东兵:我没告诉他,后天他才回来。

细妹:怎么会这样?阿姨骑车不是很稳当吗?

李东兵:她去买东西,准备去你家,电动车在拐弯路口,突然蹿出来一辆小轿车。

细妹:那司机呢?

李东兵:还好没跑,交警也来处理了。

细妹:叔叔你别担心,阿姨会没事的。

李东兵:但愿吧。(急诊室门开,医生出来)怎样了?医生?

医生:出血太多,身体虚弱,还好,手术成功。

李东兵:什么时候能醒过来?

医生:两、三天吧。

细妹:谢谢医生,我们现在可以进去吗?

医生:让病人好好休息。

李东兵:好的,谢谢医生,细妹,你在医院,我去处理事故。

细妹:放心去吧。

(镜头不停的切换细妹细心护理杜小兰:端走尿袋、擦洗身体.....第三天,早上八点,杜小兰慢慢苏醒过来)

细妹:阿姨,你醒了?(柔声)

杜小兰:(虚弱)我在哪儿呀?

细妹:在医院呢,您别动,做了手术才刚醒过来,昏睡了好多天了。

杜小兰:(一片迷茫)东兵……东兵……飞飞……飞飞……

(李东兵从外面进来)

李东兵:醒啦?

杜小兰:我怎么了?我的腿.....

李东兵:被车撞了。

杜小兰:飞飞呢?

细妹:阿姨,他到南昌开会了,今天会回来。

杜小兰:哦....

细妹:叔叔,我去问下医生,阿姨可以吃什么,我去做。

李东兵:嗯。(细妹出病房)多好的姑娘,这几天好在她一直陪着你,一步都没离开病房。

(切换细妹在医院、李飞家、细妹粄房忙碌的镜头)

(医院,细妹喂汤给杜小兰喝)

细妹:阿姨,咸吗?

杜小兰:好喝,你做的吗?

细妹:嗯,这鱼叫称星鱼,手术后喝鱼汤有助刀口恢复。

杜小兰:这鱼好难买,你哪里买的?

细妹:我爸妈托人在乡下买的。

杜小兰:难为他们了。

李飞:是呀,要不是他们天天买鱼,细妹天天做鱼,你哪有这么快恢复。

杜小兰:(用没有伤势的左手紧握着细妹的手)细妹.....

细妹:阿姨,是您身体素质好才恢复的快。

李飞:细妹,今晚你就不要来了,我在医院就可以,你回去好好睡一觉。

细妹:不用,我在这里阿姨更方便,是吧阿姨?

杜小兰:没错,你去粄店帮忙就是。

李飞:妈,那我去粄店,最近店里生意特别火。

杜小兰:去吧去吧,别把生意丢了。

细妹:阿姨,我扶您到外面走走。(拿拐杖)

(换场景,细妹粄房)

张坤招:李飞,你妈怎么样了?

李飞:恢复不错。(麻利的做粄)

张坤招:看样子,你妈也蛮喜欢细妹嘛。

李飞:那当然,这么好的儿媳妇打灯笼都难找。

张坤招:看你美的。

李飞:本来就是。我现在就希望我妈快点好,然后我就结婚。

(换场景,医院,杜小兰在和病友聊天)

病友甲:你真有福气,老公好脾气又细心,儿子又孝顺。

病友乙:还有这么好的女儿忙前顾后。

杜小兰:是没过门的儿媳妇。(心里美美的)

病友甲:真羡慕你......快点娶进门,别让别人抢走了。

病友乙:这样的丫头很难找,真心实意、不做着。

病友甲:长得美丽秀气、心眼又好,这段时间,还麻烦她照顾我,要是我儿子也能找一个这样的姑娘,我就烧高香了。

病友乙:今天出院吗?

杜小兰:是的,你们也快了。

病友甲:手续办好了吗?

杜小兰:他们去办了。

病友乙:在医院就要有人手,这排队那排队的花人工。

李东兵:(收拾东西)住院一个多月,总算出院了。

(换场景,李飞家,杜小兰到处看,用手摸家具看有没有灰尘)

杜小兰:家里卫生你们父子搞的?

李东兵:细妹搞的卫生。

杜小兰:细妹她有时间吗?每天要照顾我,还要忙粄店的生意?

李东兵:细妹做起事情来又快又好,你看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。

细妹:阿姨,您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,煮好饭我就叫你。

杜小兰:细妹.....你叔叔去做饭,你坐坐。

李飞:不要,我爸做的饭菜没有细妹做的好吃。

杜小兰:那我天天在医院吃的饭菜不是挺好吃的吗。

李东兵:那都是细妹做的。

杜小兰:细妹,你好能干。

细妹:就一般的饭菜,没什么技巧。您休息去吧,我和李飞做饭。

(换场景,星期天,细妹粄房,细妹在做粄)

李飞:细妹,今天不是不营业吗?

细妹:是呀,我都挂牌了今天休息。

李飞:那你做那么多粄干嘛?

细妹:我多做些粄,让你妈妈带回家,其实她和你一样喜欢吃粄。

李飞:我爸妈就快来了,你不回去帮忙吗?

细妹:不要,家里有长辈就可以。

李飞:(从后面抱着细妹的腰)今天牵了红单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(吻细妹)

细妹:大白天的能不能别闹。(躲开)

李飞:今晚跟我回家,好吗?

细妹:不要。

李飞:现在我妈那么喜欢你,你怕什么。

细妹:不行,只有登记结婚了我才跟你回家。

李飞:细妹仔,你不讲理,你说过的,扎了八字牵了红单你就是我的。(大声,装生气)

细妹:我什么时候说了?(笑)

李飞:狡辩,看你再狡辩......(用力的抱住细妹,用嘴巴堵住细妹的润唇,细妹也没再反抗,软柔的躺在了李飞的怀抱里)

(换场景,细妹家,很多亲朋好友、李飞父母都在,喜庆一片,在商量讨论李飞和细妹的婚事)

(主题歌曲:《细妹粄房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