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小说]追云逐月

 二维码 772
发表时间:2016-04-20 16:23


追云逐月

唐鲜春


太阳已经隐入树林后面。她们把俏丽的身影赐给明镜似的小河,把香甜的话语送给温柔的风。

“城里人啊,嗳……坐公共汽车那阵子,我看见那……羞死人啦……”

“我知道果果看见什么了。那个男的搂着女的腰,在女的额上、嘴上不停地“啧、啧、啧”亲着,是么?咯咯咯……”风妮抢着说。

“死妮子,不知羞,还好意思说呢!”果果捂着有些发烫的脸,好象是自己被人亲了一口。

这有什么呀,回去让明海哥也这样“叭”的一声亲上一口……嘻嘻……哈哈……”

“打死你,疯妮子!”果果的脸更烫了,追打着。

“果果姐,别打了……城里那游泳池你不敢进,我和风妮去看了,你说怎么着,嘿!男的都光着,只穿一条裤衩,能看见那那个……形状,女的都穿着露着肩背的小背心,奶奶高高的鼓起来,屁股被小裤衩绷得翘起来,那大伞下面,有个女的在男的怀里就这么躺着。”大兰说着,就一本正经地摆了一个睡姿。若得姐妹们都“咯咯”地大笑起来。

夜风拨弄着她们的秀发,笑语惊醒了路边的宿鸟,她们在小河里追云逐月……

果果落在姐妹们身后,她悄悄抬起手摸一下脸颊---好烫哟!不由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:乡巴佬,也难怪人家城里人看不起我们乡下人,连尼龙丝袜也不知道,这名儿还是刚从风妮嘴里学来的。中午的时候,她躲在大兰身后走进了一间大商店,大兰指了一双好薄的长袜,营业员连看也不看她们一眼,拿了袜子丢在柜上,大兰小心地把袜子展开,果果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袜子看,果果心里直嘀咕:这袜子,连跟儿都没有,是个直筒儿,怎么穿呀?脚后跟往哪儿放?在饭店吃饭时,她怀着极大的好奇心,又拿出了透明的袜子端详了半天,觉得应该试试,就挽起裤脚,轻轻地还没使劲儿,左脚甲趾的脚就勾断了一根丝,果果后悔极了,狠狠地捏了一下脚趾头,该死的脚趾头!可是果果还是想穿穿看看,她又小心翼翼穿上袜子,往上轻轻地拉,已经拉过膝盖了,这袜子好象永远也拉不完似的,莫非能拉到大腿根?“这是弹簧袜子!”她自言自语地说,然而“噗哧”一声笑了,她用两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小腿,感觉不到袜子的存在,袜子呢?粘到腿上去了?太神奇了!

“果果,给明海哥什么礼物?”

“哦,书,他喜爱的——《怎样养长毛兔》、《桔子培植》,还有《养鱼知识》。”

“我也买了几本关于家畜的书。”

“风妮,你呢?”

“我呀!几本《时装》,城里人穿着漂漂亮亮的,我让村里的姐妹们也穿得俊俏俏的。”风妮得意地摆弄着刚买来就穿在身上的桔红色连衣裙。

风妮是她们村里唯一的女裁缝,长得又不错,还懂得服装样式和颜色搭配,所以,刚买的裙子穿在她的身上,并不比城里人差多少,只是脸蛋没人家白。可果果不喜欢裙子,看风妮的裙子太薄,连短衩都能瞧见,腰身也太紧,把腰也勒细了,胸脯鼓了起来,大兰说这是曲线美,很精神的,男人们都喜欢,海明哥更喜欢。那会儿,风妮和大兰都叫她也买一件,说果果苗条,穿起来洋气。果果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,她也爱美,听了姐妹们的话,心里痒痒的,可她一想到鼓起高高的胸脯,就觉得怪难为情的,祖祖辈辈从来没有人穿过裙子,她又在心里嘀咕起来:农村姑娘就得有个本分姑娘的样儿,穿得花里胡俏的象什么呀?象什么?人!女人!不,妖精!疯子!一点儿也不好!再说穿裙子明海哥哥喜欢瞧吗?……果果甜甜地笑了,觉得脸颊又烫了。

软软地夜风里浮着软软的笑语,墨一般的树荫裹着快熟睡的村子。

“喂,明儿个,到我家来,明海哥哥说要我们讨论……”在村口,果果说。

明海哥要你干什么?还没等果果说完,大兰就抢着故意说。

“吃喜糖!闹洞房……”风妮学了城里话,“咯咯”地笑着。

“死妮疯妮,就你胡说,村里组织,俱乐部,就忘了”果果羞红了脸,心里却乐了。

“咯咯”嘻嘻……

一群夜莺飞进了甜睡的村子。

备注:小说《追云逐月》是唐鲜春的处女作,发表于1986年12月的《作家摇篮》,并被推荐参加全国首届小小说大奖赛荣获新人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