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散文]竹 湖

 二维码 1280
发表时间:2014-07-13 00:00作者:唐鲜春

火热的七月天,让我再次想起竹湖。

竹湖让我安静,给我心的清凉。竹湖带我走出城市钢筋水泥的森林,来到静谧的乡村田园,卸下城市所有的繁复和疲惫,远离尘嚣,全身心地感受竹湖的千姿百态,寻觅新的启示,新的感受。

竹湖是安远县天心镇最边远的山村,是个极小极小的乡下地方,就在安远城里说起这个名字,也只有北片工作的和家在北片的人才会知道,但那却是一个秀美的地方,就这名字也更是一个秀美的名字。

秀美的竹湖距天心镇26公里,海拔921米,146户人家,总人口不到800人,耕地面积只有6百多亩。然而,秀美的竹湖却是一个真正贫困、落后、闭塞的山村。它的贫困、落后、闭塞接近原始。那里的路段是高低不平,凸凸凹凹的,村民说走这条路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,冬季结冰路打滑,雨季洪水冲毁没有路;饮用水是河水;住的还是土坯房,在竹湖根本看不见楼房,就是两层的房子也没有。

历史和自然的原因导致竹湖贫困、落后、闭塞。

但是贫穷的竹湖不影响它的秀美。

第一次去竹湖是因为工作关系,脱离同伴,单独走在静僻的道上,我会因田野的和暖,溪水的宁静,森林的深幽,山的独处而不断的做深呼吸,然后,放声大喊;我也会信口吟起记忆的片段,与自己刚刚灵感而作的小诗和着澄蓝的天空,一起迷失在竹湖。

累了,就走进一家农家,农家的主人不在,也许去干活了吧,但门是敞开的,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走向我,伸了伸翅膀,似乎和我打招呼,看这老宅有些年代了,屋内简陋,只有桌和椅子,桌上放着几个茶杯是不一样的,但很干净。

小憩之后,踏脚出门,背着手踱着,于草丛和盛开的野花间,幽静馨香,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,站在高处张望,足下的田野是那么的旷远,沁入一股幽微的澹香,连着一簇簇绿油的禾苗,摩挲着我的颜面;右边是小溪,小溪流清彻见底,阳光下水是金色的,虽是夏日,阳光却没有城里的火辣,竹湖的夏日是暖暖的,是独有的,真美啊,屋前有山,苍翠欲滴,脚下有禾苗,翠绿欲滴。

偶尔间,只能听见一阵透着一陈清脆的鸟鸣,我就想,几十米外的森林,肯定有野兽的走动,却只可独自恣偿,朦胧可见,又显得那么遥不可及。竹湖的老辈告诉我,森林深处有很多野生动物,我问他有什么动物,几个老辈纷纷回答我,有金钱豹、水灵猫、猫头鹰、穿山甲、水鹿、香獐......多好啊,人与动物和谐为邻。

我怀疑,竹湖是极好的风水宝地。要不然罗氏客家围屋九井十八厅怎么能在清康年间建造在竹湖?虽然围屋在30年代战乱中被国民党军烧毁,但是遗址中依稀可见古围屋建造坚牢的痕迹。古围屋占地3000多平方米,成正方形,砌筑而成的是青砖桐油石灰,雕梁也隐约能见。村里的几个老叟告诉我这些呈粉红色的石条轻的几百斤,重的几千斤,都是古时候从外面搬运进来的。想想现如今的竹湖道路是那么的恶劣,那么古时的竹湖更是不堪设想,真是叹服古人呀!崇山峻岭的竹湖有的只是羊肠小道的山路,是什么力量让那么多的石条从山外完全靠人力运来?建筑艺术历来在封建王室贵族中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在竹湖,伴着历史的尘埃尽可以品味罗氏围屋的渊源,遗憾的是昔日辉煌早已不再。

竹湖,我只是第一次只见它,印象却不浅,我无法言喻,我只能想象它,意会它.....这个安远县最偏远的一个小山村,它完全是我心中魂牵梦绕的一处净地。

竹湖,秀美的竹湖。竹湖的秀美在于它的自然,在于它真实的存在,在于它贫穷而古朴的韵味。

我还想再去竹湖。